所在位(wei)置(zhi)︰首頁 > 廉韻清風 > 先鋒人物 > 正文

王者牛牛

(原標(biao)題︰江(jiang)西萍鄉(xiang)市蓮(lian)花(hua)縣九旬老人王振美扶貧濟困六十余年 鄉(xiang)親救過他的命(ming) 他用真情(qing)報鄉(xiang)親)

王振美(中(zhong))給六市中(zhong)小學的孩子們(men)送去(qu)書(shu)包和文具,並與孩子們(men)交流。資(zi)料照片

見(jian)到王振美老人時(shi),他臥床(chuang)不起已經好幾周了。身上蓋的是(shi)發黃的被(bei)褥(ru),電視(shi)是(shi)老式(shi)的“大腦袋”,老木箱里(li)沒幾件像(xiang)樣的衣服。一次生病後,讓這位(wei)94歲(sui)的老人更顯清瘦。盡(jin)管如此,他心里(li)惦(dian)念的mo) 故shi)自(zi)己設立的mu)鴰帷/p>

故事還得從60年前說起。60多(duo)年來,王振美助人為樂,扶貧濟困;90多(duo)歲(sui)時(shi),他毅然(ran)捐(juan)出自(zi)己畢生積攢的50萬元(yuan),成立了“振美教育基金”,帶(dai)動(dong)更多(duo)人捐(juan)資(zi)助學。今年9月,王振美榮獲第七屆全國道(dao)德模(mo)範“全國助人為樂模(mo)範”。

五十多(duo)歲(sui)創業

自(zi)己富了,也要帶(dai)著大家一起富

1977年2月,快開春(chun)了。當(dang)時(shi),江(jiang)西蓮(lian)花(hua)縣六市鄉(xiang)幾個腦筋(jin)活泛的人謀bei) ﹦ 齷hua)炮廠,大家想到要拉王振美“入(ru)伙”。這個身高(gao)一米(mi)八、能寫會算、在學校(xiao)當(dang)過教員(yuan),又在縣政府工作過的人,在當(dang)地名頭不小。

這一年,王振美已經52歲(sui)了,創業的艱辛可想而知。東(dong)家借,西家補(bu),你五千,他三千,花(hua)炮廠就這樣建起來了。自(zi)己學工藝、算賬目、跑市場。從幾個人的mu)ㄅ謐鞣唬  溝僥芄皇迪中(zhong)」婺mo)出口海外的企業。靜臥大山(shan)深(shen)處,花(hua)炮廠的經營頗有聲色。

王振美的小兒子王明太(tai),至liang)窕鼓芮邐鞀hui)憶起那段歲(sui)月︰“1998年到1999年,我在花(hua)炮廠做(zuo)銷售員(yuan),父親每月給我開1000元(yuan)的工資(zi)。等到2000年,工資(zi)漲到兩(liang)萬元(yuan)一年。”

“富起來”的王振美,一直沒有忘(wang)記發生在1965年的事。“自(zi)己富了,也要帶(dai)著大家一起富。”上世紀60年代,王振美響應號召,主動(dong)提出要從縣政府返鄉(xiang)支援農村。從干部(bu)變為農民(min),這個選(xuan)擇(ze)在當(dang)時(shi)讓人十分敬(jing)佩。

可誰知道(dao),變故突然(ran)而至,讓整(zheng)個家庭猝不及防。1965年,在家yi)投(tou) 耐跽衩勞蝗ran)患上了一種急性(xing)傳染病,眼楮發紅,吐瀉不止,危及生命(ming)。村鎮(zhen)上的醫生束手無策,送到大城市的醫院診斷,高(gao)昂的醫療費讓家yi)li)難以承擔(dan)。

“是(shi)鄉(xiang)親們(men)把我從家yi)li)抬進大醫院的。”王振美回(hui)想起這一幕(mu),眼楮一下子紅了。張(zhang)丙(bing)恩(en)、嚴積發、謝仁安、嚴雲開、嚴志貴(gui),還有鄉(xiang)鎮(zhen)上的領導……王振美至liang)袢鄖宄塹玫dang)時(shi)幫助過他的恩(en)人。王振美lang)擔(dan) 飧雒?????  槐滄佣紀wang)不了。你10元(yuan)我5元(yuan),大家東(dong)拼西湊,湊了1000多(duo)元(yuan)給他治病買(mai)藥。“那個時(shi)候,1000多(duo)元(yuan),在村里(li)可是(shi)能建兩(liang)棟(dong)房的啊!”

一個甲子助人

留著吃飯的錢(qian)就夠了,其他的奉獻給大家

在兒子王明太(tai)看來,父親最大的性(xing)格特點,一是(shi)敢(gan)闖敢(gan)干,二是(shi)言出必(bi)行。

“我的命(ming)是(shi)黨和政府救ran)乩吹模(mo) shi)鄉(xiang)親們(men)救ran)乩吹模(mo) 冶bi)須報恩(en)。”撿回(hui)了一條命(ming)的王振美,說到做(zuo)到。幾十年來,扶貧濟困、捐(juan)資(zi)助學,參與新(xin)農村建設……當(dang)地各種公(gong)益事業dan) 加型跽衩賴納(na)磧啊/p>

1968年,王振美與太(tai)沙村村民(min)商(shang)議修(xiu)座石拱橋,解決(jue)原有木橋年年沖走、年年要修(xiu)的苦惱。“那時(shi)候沒有機器,只能身背肩(jian)扛。有些(xie)人不光不hua)錈mang),還說風涼話(hua)。”王振美頂(ding)住壓力(li),帶(dai)頭從河里(li)挑砂石,發動(dong)全村所有勞tou) li),每個人分攤100塊窯(yao)磚,一個多(duo)月辛辛苦苦,石拱橋終(zhong)于(yu)建成。50年過去(qu)了,這座橋歷經幾代人的修(xiu)修(xiu)補(bu)補(bu),依(yi)然(ran)挺立。

2006年,家境困難的太(tai)沙村村民(min)王水(shui)清突發腦溢血(xue),送醫院搶救,王振美主動(dong)捐(juan)助7800余元(yuan)。2012年,山(shan)背村村民(min)吳國英患病住院,急需(xu)做(zuo)換腎手術,王振美捐(juan)款1萬元(yuan)。2014年,六市鄉(xiang)政府牽(qian)頭成立“獎扶助學教育基金會”,他帶(dai)頭捐(juan)資(zi)1萬元(yuan)。同(tong)年,六市鄉(xiang)政府開展“結對幫扶”bei)畽dong),王振美主動(dong)幫扶太(tai)沙村貧困戶郭梅(mei)昌。他了解郭梅(mei)昌家的實際shi)qing)況後,沒有簡單地捐(juan)錢(qian)了事,而是(shi)出資(zi)3500元(yuan)購買(mai)了一頭牛,並把3000元(yuan)現金送到郭梅(mei)昌家……

2017年,王振美做(zuo)出了一個更為驚人的決(jue)定。“當(dang)父親說要設立一個教育基金會的時(shi)候,我們(men)幾個兄弟姐妹(mei)都以為,是(shi)要給他的孫子們(men)設的。”王明太(tai)說。但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(shi)qian) 跽衩朗shi)要捐(juan)給社會,這一捐(juan),就是(shi)50萬元(yuan)。“我只要留著吃飯的錢(qian)就夠了,多(duo)余的為什(shi)麼chuang)環釹贅蠹夷兀俊蓖跽衩勒庋怠/p>

鄉(xiang)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(yuan)bei)嶂魅窩畹氯傯牛 暈﹫賢紛郵shi)一時(shi)沖動(dong),趕緊打電話(hua)給王振美的子you)nv)確認情(qing)況。

“我們(men)家yi)li)經濟很一hua)悖 值芙忝mei)都是(shi)普通(tong)的工人農民(min)。50萬元(yuan)分給大家,肯定能解決(jue)不少困難xuan)!蓖趺魈tai)說。“過去(qu),大家都困難,你們(men)兄弟姐妹(mei)沒讀過什(shi)麼書(shu),耽誤了。現在還有人讀不上書(shu),咱們(men)應該幫他們(men)。”王振美對子you)nv)們(men)說。講到動(dong)情(qing)處,大家都落淚(lei)了。

“既(ji)然(ran)支持教育,從心理上說dan) 頤men)還是(shi)可以接受的mo) 燦Ω米(mi)鷸乩先說難xuan)擇(ze)。”王明太(tai)說dan) 胰爍死先俗畬蟺鬧?幀/p>

鮐(tai)背之(zhi)年入(ru)黨

初心從未(wei)改變,還想為國家和社會多(duo)做(zuo)點事

50萬元(yuan)本(ben)金,怎(zen)樣才能可持zhong)zi)助更多(duo)人,鄉(xiang)里(li)也犯愁。

“一開始是(shi)存定期,收入(ru)很少。”當(dang)了20年教師的謝林(lin)華,被(bei)吸收進了基金會,成為財務負(fu)責人之(zhi)一。有人提議拿這筆shi)qian)投(tou)資(zi),但是(shi)王振美一合計,還是(shi)擔(dan)心風險太(tai)大。

慢慢地,王振美的故事,在十里(li)八鄉(xiang)傳播開來,鄉(xiang)鎮(zhen)干部(bu)、鄉(xiang)賢人物,都被(bei)吸納(na)進基金會,大家一起監督資(zi)shi)鶚褂茫  鴇V翟鮒怠Q鈧炯峋juan)1.2萬元(yuan),楊石林(lin)捐(juan)1.5萬元(yuan),楊飛捐(juan)2萬元(yuan),賀(he)建軍捐(juan)2萬元(yuan)……在王振美的帶(dai)動(dong)下,越來越多(duo)的人給基金會捐(juan)款,兩(liang)年多(duo)來,助學活動(dong)做(zuo)得不少,但基金會賬目上的錢(qian),反而多(duo)了十幾萬。

為了迎(ying)接“姚基金”希望小學籃球賽,六市鄉(xiang)的孩子們(men)奔赴外地集(ji)訓。王振美每天都要給帶(dai)隊老師打電話(hua)︰“比賽、訓練情(qing)況怎(zen)麼樣?”外地來的志願者和教練一來六市xiao) 跽衩雷芤 qing)大家一塊兒吃飯,請(qing)他們(men)多(duo)教點本(ben)領。

截至liang)衲月,“振美教育基金會”已獎勵資(zi)助優(you)秀師生和貧困家庭學生213人次,其中(zhong)獎勵優(you)秀教師47人次,獎勵資(zi)助優(you)秀學生166人次,累(lei)計發放獎勵資(zi)助金76640元(yuan)。

“王老對我的幫助,恰如冬日里(li)的暖陽(yang),激勵我發憤(fen)圖強、報效(xiao)祖國。”“我學成後,也要以王老為榜樣,通(tong)過自(zi)己的努(nu)力(li)幫助他人,回(hui)報社會。”……學生們(men)寫下的感謝文字,王振美倍(bei)加珍(zhen)惜(xi)。

做(zuo)了這麼多(duo)好事,王振美還有一個深(shen)埋在心中(zhong)幾十年的夢想︰在有生之(zhi)年成為一名共產黨員(yuan)。

2014年,王振美向黨組織遞交了入(ru)黨申請(qing)書(shu)。“我想入(ru)黨的初心從來沒變過,雖然(ran)年紀大了,但我還想為國家和社會多(duo)做(zuo)點事。”王振美lang)怠/p>

2020年04月01日,91歲(sui)的王振美被(bei)批準為中(zhong)國共產黨預備黨員(yuan)。這天,他乘車100多(duo)公(gong)里(li)前往井(jing)岡山(shan)。在井(jing)岡山(shan)革命(ming)烈(lie)士陵園,王振美在親人的攙(chan)扶下拾級而上。站在井(jing)岡山(shan)革命(ming)烈(lie)士紀念碑(bei)前,他顫(chan)顫(chan)巍巍地舉起右手,向迎(ying)風招(zhao)展的黨旗宣(xuan)誓……(孫超)

王者牛牛 | 下一页